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縱覽

糧食夠吃,爲啥還進口

時間:2019-07-15     來源:經濟日報

我國2018年糧食産量已經突破13000億斤,水稻、小麥、玉米三大谷物自給率保持在98%以上。但當前,城鄉居民糧食消費水平大幅度提高,對優質糧食需求持續增加,而國內優質糧食供給不足,需要通過進口來解決。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是解決我國糧食問題的必然選擇——

我國糧食連年豐收是不爭的事實,2017年人均糧食占有量達到889斤,超過世界平均水平。但是,我國每年還要進口超過1億噸的糧食,大豆對外依存度更是超過80%。多位專家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當前我國口糧安全問題基本得到解決,糧食安全的內涵發生深刻變化,糧食供需存在結構性短缺,糧食質量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在我國人多地少的現實國情下,通過適度進口優化供給結構,可以從更高層次上提升國家糧食安全的整體水平。

口糧有保障 進口調余缺

人們都關心一個最簡單也是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我國糧食夠不夠吃?答案是肯定的:夠吃。

我國曆來高度重視糧食和農業生産,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通過政策支持、科技驅動、深化改革等多種舉措,穩步提升農業綜合生産能力,2018年糧食産量已經突破13000億斤,水稻、小麥、玉米三大谷物自給率保持在98%以上。目前,國內糧食供需總體寬松,庫存充裕,糧食儲備已經大大超過世界糧農組織規定的17%至18%的安全警戒線。我國用全球10%的耕地、6%的淡水資源生産的糧食,養活了全球近20%的人口。過去幾千年長期困擾中國人民的溫飽問題已經成功解決,逐步實現了由“吃不飽”向“吃得飽”,進而追求“吃得好”的曆史性轉變。

然而,我國糧食夠吃,爲什麽還要大量進口呢?“這是因爲當前我國糧食供給已經由總量不足轉爲結構性矛盾,結構性短缺已經成爲當前影響國家糧食安全的突出問題,需要通過進口來調劑余缺。”中國農業大學農經管理學院教授李軍說。一方面品種結構性矛盾依然突出,谷物雖然保持較高自給水平,稻谷連續多年産大于需,口糧在數量上已經得到保障,但是玉米已連續兩年出現産需缺口,大豆自給率不足20%;另一方面城鄉居民糧食消費水平大幅度提高,對優質糧食需求持續增加,而國內優質糧食供給不足。如小麥是我國居民的主要口糧,國産小麥以中低筋品種爲主,蛋白質含量較低,制作高端面包所需要的高筋小麥國內供應不足,需要通過進口來解決。

適度進口糧食是我國新的國家糧食安全戰略的重要內涵。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確立了“以我爲主、立足國內、確保産能、適度進口、科技支撐”的國家糧食安全戰略,堅持立足國內、谷物基本自給的糧食政策,但是,由于我國的資源禀賦決定了依靠本國資源難以解決全部的農産品和食品的需要。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是解決我國糧食問題的必然選擇。

構建多元化進口格局

多年來,我國堅持推進貿易全球化,堅持開放戰略,通過貿易在全球範圍內配置農産品資源,國際國內市場聯動不斷增強。然而,糧食貿易受到國際貿易摩擦等諸多不確定因素影響,構建多元化進口格局,是保障糧食供應最安全有效的手段。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近年來,我國按照適度進口的要求,積極發展糧食國際貿易,促進我國糧食進口來源、渠道和結構的多元化。我國大豆需求快速增長,最近10年平均每年增加650多萬噸。2017年我國大豆進口9500多萬噸,2018年進口8800多萬噸,成爲全球最大的大豆進口國,年度進口量占全球總量的60%左右。爲了保障大豆供應安全,我國不斷拓展大豆進口來源地,除了巴西、阿根廷、美國等傳統的進口來源地之外,俄羅斯、烏克蘭、哈薩克斯坦等國家也成爲我國大豆重要進口來源地。

專家認爲,要樹立全球視野,增強戰略眼光,培育一批規模大、實力強、效益好的國際大糧商,引導糧食企業有序“走出去”,更好地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開展糧食生産、加工、倉儲、物流、裝備制造等跨國經營,逐步形成內外聯動、産銷銜接、優勢互補、相互促進的發展格局,更好地保障糧食安全。

中糧集團是我國第一大糧油食品企業、世界第五大糧商。近年來,爲了順應國內農産品供需格局變化,中糧集團立足全球視野滿足市場需求,通過國際化戰略布局,在全球最大的糧食産地南美、黑海等地區,和擁有全球最大糧食需求增量的亞洲新興市場間建立起穩定的糧食走廊。

中儲糧是國內最大的農産品儲備集團,近兩年主動調整進口來源地,加大對巴西、阿根廷、烏拉圭等南美國家大豆的采購力度,並已形成穩定成熟的多元化國際貿易渠道。中儲糧還加強了與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烏克蘭、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等“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種植和加工企業的接洽,探索開辟新的貿易渠道的可行性。

專家同時認爲,要加強糧食進口管理,防止過度進口對國內糧食産業造成危害。我國對小麥、水稻和玉米三大谷物進口實行配額管理,2019年,我國小麥進口關稅配額量爲963.6萬噸,玉米720萬噸,大米532萬噸。有關部門還應加強糧食進出口的監測和管理,嚴厲打擊走私,規範市場秩序,爲國內相關産業發展創造有利條件。

推動糧食産業經濟發展

糧食貿易是保障糧食安全必不可少的條件,但是,全球每年的糧食貿易量不足我國一年消費量的三分之二,如果我國大量進口糧食將會對全球糧食安全造成不小的挑戰。李軍認爲,作爲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我國不可能把糧食安全完全寄托在糧食貿易上,關鍵還是要在穩定糧食種植面積的基礎上,持續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調整優化種植結構,滿足國內日益升級的消費需求。

2015年以來,我國深入實施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調整優化種植結構,完善糧食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制度,統籌推進糧食生産、流通、儲備能力建設。目前,我國糧食産能穩定,種植結構優化,糧食庫存充裕、供給充足、市場平穩,進入糧食安全形勢最好、保障能力最強的曆史時期。玉米種植面積下降,優質水稻和小麥種植面積增加。預計今年大豆播種面積將超過1.3億畝,産量突破1700萬噸,提升了國産大豆供給水平,爲有效應對國內外複雜環境和風險挑戰增添了底氣。

“糧食生産發展一定要對接市場需求,高度重視糧食生産和儲備的數量、質量,及其市場需求間的結構性矛盾,通過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來實現糧食産業高質量發展,構建更高層次的糧食安全保障體系。”李軍說。糧食産業經濟涵蓋由原糧到産品、産區到銷區、田間到餐桌的全過程,對糧食生産具有反哺激勵和反饋引導作用,對糧食消費具有支撐培育和帶動引領作用,糧食産業經濟越發達,抵禦糧食安全風險的能力就越強。

近年來,我國大力推動糧食産業經濟發展,初步建立了門類齊全的糧食産業體系,對保障國家糧食安全起到了積極作用。2017年起,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啓動實施“優質糧食工程”,實施“中國好糧油行動計劃”。“優質糧食工程”實施兩年多來結出累累碩果,全國湧現出“吉林大米”“荊楚大地”“廣西香米”“齊魯糧油”“天府菜油”等一大批知名度和美譽度很高的區域品牌。糧食加工企業通過構建全産業鏈經營模式,建立優質糧源基地。2018年全國産業化龍頭企業建立優質糧源基地達到6700多萬畝。